防腐胶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胶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评论该将IPO还给股市了-【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26:23 阅读: 来源:防腐胶带厂家

按说春节前离职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不过一位好友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离开他呆了3年的东家——西部一家民营风电公司。

这家公司在A股市场的上市计划书,10个多月前就在证监会发审委排队候着,但到他满怀失望的离开时,依旧未有一点振奋的消息传出。这意味着,那家风电公司老板给他的40万股股份彻底打了水漂。

2008年来,类似遭遇的人有一大批。为维护奥运期间股票市场的稳定,证监会自2008年5月,就基本停滞了上海市场的IPO(首次公开发行)活动。此后又将深圳市场的IPO搁置。更要命的是,至今未见IPO有任何重启迹象。这让众多企业怨声载道。

相同的下滑原因不同

虽然对2008年IPO数据的难看早有预期,但当真看到具体统计后才发现,这个数据不是难看,而是非常难看。

普华永道1月5日公布的最新年度IPO统计,2008年通过上海、深圳两地交易所实现的IPO共77家,其中上海仅6家(其中有一家以换股形式上市,并未融资),深圳中小企业板71家,首次上市融资募集金额总数是1035亿元,沪深分别为734亿元、301亿元。这一数据与2007年的126家IPO总数、4771亿元融资总额相比,显然逊色太多。

我们或许可先简单认为,这样低迷的数据,原因在于全球股市都十分低迷,海外其他股票市场类似的数据也不好看。

综合普华永道近两年的专项统计数据可看到,2007年、2008年香港市场IPO数量、主板数量、创业板数量、融资总额分别为86家、84家、2家、2839亿元和49家、47家、2家、583亿元。

纽约证券交易所2007年IPO数83家,融资额2629亿元;纳斯达克142家,融资额1393亿元。2008年对应数据分别是纽交所20家、1638亿元;纳斯达克21家、164亿元。

伦敦证券交易所2007年IPO数309家,融资额3659亿元;2008年相对应的数据缩减到93家、685亿元。

从这三组数据看,三地的市场无论在IPO的数量还是融资金额上,2008年确实比2007年缩水很多。既然如此,沪深两地如此萎靡的数据也就没什么好称奇的。

且慢。我们不要忽略这样一个细节:香港、纽约、伦敦三地市场的IPO活动完全属于市场行为,而沪深两地市场的IPO活动还属于监管部门调控股市的一种手段,能否发、何时发,完全由证监会说了算。

由于审批权完全由监管部门控制,市场几乎无人知晓IPO何时能重启。因此产生的2009年IPO预测也十分悲观。

普华永道预测认为,2009年上海及深圳A股IPO数目为8个,深圳中小企业板80个,对应的融资额为1200亿元、320亿元。这组数据的潜台词是,2009年一季度IPO可能依然无望。这样的数据就一国股票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而言,显然不尽人意。

用基金发行难调控市场

除了新股发行,调控股市的手段还有基金发行。2008年,监管部门通过基金发行调控市场的意图和路径十分清晰。

2008年初,尽管有20多只偏股型新基金在证监会的案头扎堆等待发行,但证监会1月连续放行的却是债券型基金,基金业界人士当时即普遍感受到,监管部门以行政审批手段来调控股市的意图——既不希望处于5000点的股市出现明显泡沫,也不希望股市出现剧烈调整。

此后一段时间,债券型基金的获批发行风光了一阵。但到了五、六月,A股市场一泻千里,监管部门开始琢磨让股票型基金大举入市以维稳。这使得忽然间,偏股型基金又如猛虎般被放出牢笼,其中一些,甚至之前已在证监会基金部躺了一两年。

遗憾的是,虽然放行了股票型基金的发行,市场仍回天乏术,而低迷的实况导致股票型基金根本发不出去。

2008年已经结束募集的62只偏股及QDII(合格的境内机构投资者)基金中,首募规模刚超过新基金募集底线2亿元的基金有6只,规模在3~4亿元间的11只,在4~10亿元间的22只。也就是说,首募规模不超过10亿元基金的数量达到了39只,占62只基金的六成多。

在那段时间,不少拿到证监会批文的基金公司都很为难,几年前进行股票型基金产品申报时,市场情况和2008年截然不同。但好不容易拿到批文,不发也不行,因为有半年有效期,过期批文作废,且不发行有点不给领导面子;可发行,投资人谈基金色变,根本无人问津。

结果是,到2008年最后两三个月中,证监会不得已又重新调整基金审批策略,调转船头,改为继续力挺债券型基金。

一个惊人的数据又产生了——去年获批的108只基金中,已经设立的债券型基金达46只,而2002~2007年,也不过成立了35只债券型基金。

监管归位最值得追求

在我们看来,上述现象应该休矣。

我们理解监管部门的良苦用心,他们一直试图通过各种手段维护指数和市场的稳定。但他们可能忽视了,自己的责任主要是根据法律、法规来维护市场运行,而不是根据市场情况动用各种手段来调控指数,甚至将维护指数的稳定当作政绩。

类似IPO和基金发行这样完全可交由市场处理的事务,不应再成为监管部门手中的工具。

香港、纽约、伦敦三地市场在IPO发行上,都不是由证券监管部门审批,而是交由交易所处理,拟发行企业在交易所备案或核准。这三处市场2007年、2008年的IPO数据表明,市场自身完全可有效地对IPO发行自行调节。

市场情况好了,能融到资,上市的企业自然就多;市场情况低迷,股票发不出去,企业自然不会有上市融资的动力。同理,基金发行也一样。

IPO、基金发行收缩或放大,并不因证监会希望股指高低而变,市场会自行调整。

我们呼吁证监会放弃对IPO、基金、债券发行的直接管控。在当前股指处于低位时,恰是证监会可放弃拿IPO发行、融资规模、基金发行规模来调控指数的良机。若果断改革,证监会既可摆脱骂名、远离矛盾中心,又可更好地在市场监管层面出重拳,获得赞誉与信任。

过去在发行审批调控机制下,A股上市企业的发行价都太高,企业只要挤进来就能赚一大笔钱。现在由于股指低了,企业动力也降低不少,监管部门终于有机会全身而退,将权交给交易所。否则,等股指上去了,又将面临以前的老问题,难以推掉。

此外,监管层正好因为可将IPO等事务交由交易所办理,就能回归监管本质。比如,市场对上市公司透明度的问题普遍担忧。这一担忧的由来,正是因为以前证监会负责IPO发行,由于自己牵涉其中,难以独立监控上市公司的透明度、发行是否有欺诈、是否合理等问题。

2008年的熊市或许是一种极端情况,但这样的极端也给证监会发行机制的改革,提供了好时机。所谓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归位的过程,实际上是对监管层最有利、最值得追求的事。

傲剑奇缘最新版

钢铁力量官方版

金秀贤明星学院内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