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胶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胶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食安法三审监管凸显最严格全覆盖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4:05 阅读: 来源:防腐胶带厂家

食安法三审:监管凸显最严格 全覆盖

肩负起完善食品安全法律框架重任的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日前向“审议通过”目标发起第三次冲刺。  继2014年6月和2014年12月两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后,4月20日上午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十四次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再度迎来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下称“报告”),其间,将食品安全监管进一步具体到规范农药使用、食用农产品销售、保健食品原料目录标注、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管理、婴幼儿配方乳粉配方注册制等多项在前两次审议及公开征求意见中备受各界关注的领域。

与前两次提请审议的情形不无二致的是,食安法三审在4月20日下午的分组审议中,再度成为常委会委员们关注和讨论的焦点。  监管从严成共识  “为了建立最严格的覆盖全过程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更好地保障食品安全、保障公众健康,对现行食品安全法进行修订是必要的。”正如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丛斌4月20日上午向大会作报告时所说,修订草案经过常委会两次审议修改,已经比较成熟。  丛斌介绍,早在此次常委会会议召开前的4月9日,法制工作委员会召开会议,对修订草案形成的总体评价是:修订草案着力解决现阶段食品安全领域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体现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建立最严格的覆盖全过程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的精神,回应了维护食品安全,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社会呼声,巩固了监管体制改革的成果。  对于践行最严格的覆盖全过程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精神的要求,在4月20日下午的分组审议中,得到了委员们的一致认可。其中,王其江委员表示,这次食品安全法的修订幅度很大,从条文的数量上看,由原来的104条增加到本次草案的154条;从内容上看,更加突出了加强预防、全程监管、加大处罚、社会共治的特点,强化了生产经营者的主体责任,严格了食品安全违法行为的责任追究,对构建食品安全生产监管体系必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然而,凸显最严格、全覆盖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必须有令行禁止的高效执法才能达成确保食品安全的目的。张云川委员认为,修订草案从文字上、法律层面上应该说是比较完善的,但是食品安全法是我国最难执行的法律之一。  “各级地方立法部门和有关部门应该细化,并出台实施条例。”张云川委员认为,一部法律只能把大问题管住,关键是这部法律对食品的质量标准要明确,而且是各级标准,包括企业标准。对食品的安全工艺、规范要提出要求,这些都是核心问题,企业要诚信,要对老百姓的健康负责。  三审稿受认可  实际上,对于各界普遍关注的严格食品安全法执行的问题,丛斌在作报告时表示,修订草案经过两次审议已经成熟,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现在出台是必要的、适时的。丛斌强调,法律实施后,有关部门和地方要做好贯彻落实,加强协调,确保执法到位,使法律切实发挥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对修订草案三审稿中的修改意见给予普遍认可,成了当天下午分组审议的主旋律。其中,杨震委员认为,食品安全法已经审过两次。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民以食为天,因此,“我赞成通过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这对改善当前食品安全的严峻形势非常有好处。”  傅莹委员说,食品安全法经过全面修改,这个结果来之不易,社会关注度也非常高。她说,“三审如果能够通过修订草案,对于改进我国食品安全的现状,加强依法管理非常必要。”  郎胜委员也发言称,食品安全法经过两次审议,根据大家的意见进一步作了修改,对当前食品安全方面的突出问题有针对性地作了规定,也体现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建立最严格的覆盖全过程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的精神,较好地回应了社会公众对食品安全的关切。朗胜说,“总体看,修订草案在可执行性方面也有了较大的完善,比已往较成熟。经过这次审议,进一步修改完善以后,建议提请表决。”  去“毒”成普遍期待  针对此次修订草案中的主要修改内容,围绕农药使用的条款修改意见最受关注。根据修订草案,原二审稿中有关国家鼓励使用高效低毒农药,加快淘汰剧毒、高毒农药的表述内容,常委会组成人员建议,明确全面淘汰剧毒、高毒农药,并规定具体时间表。  对此,丛斌介绍,根据农业部的回应,当前全面淘汰剧毒、高毒农药上不可行,全面禁用并不利于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而且有些高毒农药降解快、残留低,严格按照规定使用,不影响农产品质量安全。对此,修订草案建议从我国国情出发,修改为国家鼓励和支持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推动剧毒、高毒农药替代产品的研发和使用,加快淘汰剧毒、高毒农药。同时增加有关“剧毒、高毒农药不得用于蔬菜、瓜果、茶叶和中草药材”的规定。  对于农药使用的规定和表述,杨震委员认为,目前在我国现实情况下,完全禁止还做不到。但可参考转基因食品要求进行标注的规定,即对剧毒、高毒农药进行标注,“这样一来,一方面老百姓有知情权,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市场经济行为,对其销售有影响,有助于迫使农药使用加快科技进步,尽早淘汰剧毒、高毒的农药。”  此外,虽然不能完全禁止剧毒和高毒的农药,但修订草案限定了“剧毒、高毒农药不得用于蔬菜、瓜果、茶叶和中草药材”值得肯定,杨震建议,如果把粮食加进去,或将更有利于食品安全。  对于纳入粮食进入“剧毒、高毒农药不得使用”范畴的,郑功成委员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凡是入口的,均宜禁止使用剧毒、高毒的农药。  此外,针对农业部门有关“剧毒、高毒农药的关键是要解决高残留的问题”的说法,郎胜委员建议,修订草案应纳入均没“去除高残留”的概念,即建议在“加快淘汰剧毒、高毒农药”条款中增加“高残留”,以确保食物的安全。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