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胶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胶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去年的美国工程师死亡事件华为是怎样躺枪的

发布时间:2020-07-21 10:23:48 阅读: 来源:防腐胶带厂家

虎嗅注:今年2月华为曾发表过一个奇怪的声明说“华为在GaN领域与新加坡微电子研究所没有任何合作”。这是为了澄清自己与去年美国的电子工程师沙恩·托德(Shane Todd)的死亡有关联。当时这个工程师的家属声称,工程师之死与与军事技术泄露给中国有关。作者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这篇文章记录了后续:

新加坡媒体对Todd案件的报道(6月3日刊发)

上个月,围绕着IME前工程师Todd之死,新加坡政府和Todd家庭的唇枪舌战从法庭上延续到了法庭外。先是新加坡外长尚穆根批评FT的报道不实,然后是新加坡驻华大使批评美联社的报道“胡搅蛮缠”,而昨天,美联社也放下身段,承认其在Shane的报道中有错误。外长、大使、包括新加坡警局的连番抗议,总算换来了一向傲气的美国媒体的道歉,只是是否还有人注意到,被泼了一身脏水的华为,也在苦苦等待一个说法呢?

惹人眼球的华为被媒体描述成保护伞性质的公司,因Todd是其合作伙伴新加坡IME的一名前雇员,就被卷入了这场说不清道不明的麻烦事之中。“躺着中枪”已经不足以形容华为的这桩倒霉事,依我看,树大招风的华为之所以被拉入这场稀里糊涂的官司,着实是因为种种吸引眼球的元素汇聚,全世界都抱着爆米花和汽水,津津有味等着看一场堪比现实版《生化危机》的好莱坞大片。

事情源于一年前新加坡IME的一名前雇员Shane Todd之死。在其离职后的第二天,被其女友发现在公寓里吊死,同时留下了五封遗书。新加坡警察随后赶到,勘察了现场,顺便查看了Todd放在床上的电脑。这本已被警察认定为是一桩简单的自杀案件。然而,Todd的父母却不肯接受这一事实。他们回想了儿子之前对工作的种种抱怨,在检查了儿子硬盘之后,又发现一个和华为合作项目的文件夹,文件的内容是GaN,一种民用和军用皆可的半导体材料。再加上之前新加坡警方对Todd的电脑进行检查,就造成了电脑有登录痕迹的现场,让人以为在Todd死后,还有人专门登录了其电脑硬盘。种种因素汇聚,阴谋论的调调几乎是呼之欲出。

华为之前在美国默默耕耘了十年还鲜为人知,去年却因为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一份安全方面的报告而闹得声名四起,反而提升了其在美国的知名度,与此同时,也被扣上了“安全问题/国家间谍”的帽子。加之西方媒体一直对任正非的前解放军技术员身份大加渲染,通过传媒的眼睛看华为,一向低调的华为在西方民众心里无疑是有一种别样的神秘色彩。

历史问题遇上现实事件,Todd家庭再也不肯接受其子死于自杀这一说法,Todd的父母先后接受了NBC、CNBC、彭博、金融时报、路透等一系列知名国际媒体的采访,宣称其子死于谋杀,最大的嫌疑犯就是和其项目的参与方华为。金融时报的王牌记者Raymond Bonner率先以《Death In Singapore》为题引爆了这一事件的报道浪潮,各种信息暗示华为在Todd之死上的疑点和关键角色。一时间,华为再次成为诸多国际头条。Todd父母所在的蒙大拿州议员也站了出来,称要为选区居民讨回公道,连“奥巴马信访办”的网站上也有了对此事的情愿。

死亡、谋杀、国家安全、跨国公司阴谋、政治投机、主流媒体报道、这简直是好莱坞电影元素大集合。此时,谁还管你和IME的项目到底有没有进行,GaN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好莱坞大片一向对跨国公司阴谋情有独钟。《永不妥协》的茱莉亚罗伯茨面对的是对污染问题遮遮掩掩的供水公司,《不朽的园丁》里面的拉尔夫费恩斯要同时面对跨国公司和国家政治的双重阴谋…转向现实世界,一家来自中国的,以生产电信设备发迹,世界排名第二的公司,又被美国众议院情报安全委员会冠以“国家安全威胁”的名头,其创始人低调的过分,恰好又曾经在军队服役,神秘得一塌糊涂,而另一面,山姆大叔哭哭啼啼,宣称其子是因为卷入国家阴谋而被谋杀…凡此种种,简直是现成的大片剧本。事到如今,华为再怎么拼命科普GaN是个什么玩意,和IME根本没有实质性项目合作,只会让人感觉鸡同鸭讲。谁要听一个屌丝IT男絮絮叨叨给你科普电信知识呢?媒体的报道分明是一场商业大片的头条预告了。

好在新加坡政府冷静地接招了。谋杀还是自杀,我们就来一场公开的听证,双方把证据拿出来摊开了说。于是,Todd家人的五人律师团登场,各路媒体纷纷杀到,长枪短炮,全然好莱坞红毯架势。随着听证一天天进行,谋杀变得越来越经不起推敲。Todd死前反复搜索的“自杀”字眼,甚至包括打绳结的方法,留下的五封遗书,其心理医生的证言,笔迹鉴定专家的证言,最重要的是,五名法医中的四人都判断Todd死于自杀。种种证据,让本期望看到一场揭开惊天阴谋大戏的观众开始怀疑,逐渐失望。而Todd一方关键证人—法医Edward Adelstein的改口成为了压倒Todd家人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曾经告诉Todd家人他认为Todd是被人扼死的,而在随后的听证中,他却又改口称是仅凭照片和描述做出的判断,并不能对谋杀一说确认。

失去了儿子的Todd家庭不能接受丝丝相扣的证据的后面隐含的事实—Todd也许的确死于自杀。在其关键证人改口当天,他们宣布退出听证,飞回美国。除了美联社等少数媒体,大批跟随而来的美国媒体也随即收起纸笔,打道回府。

事已至此,各方都在这场闹剧中筋疲力尽,Todd家庭痛失爱子,又成为诸多报道的消费对象,而被泼了脏水有口难言的华为,也许要等到法官正式宣布结果的时候才算真正地重获清白。这场轰轰烈烈开头的好莱坞大片,演到一半之际,主角开始离场,媒体逐渐散去,曲散人终之际,再无一开场的关注和热烈。

不过你也许听说了,有传言说首先引爆报道的Raymond Bonner, 正在考虑就Todd事件为蓝本来搞电影创作呢。没有人真正关心一个家庭的痛苦和事实的真相,生活是如此沉闷,人们只想到现实生活中看一场热血大片,恍恍惚惚之间,有没有那么一个人拍醒我们说,嘿,醒醒,看电影呢!

react angular

html5 教程

Vue 实例生命周期